必爱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中文注册
搜索
热搜: 产品 家纺
查看: 140|回复: 0

泳趣

[复制链接]

557

主题

557

帖子

1984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1984
发表于 2017-3-17 17: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夏天不曾与谁相约热情而至,又是游泳好时节。与水为邻,伴水长大的我思绪回到了那魂牵梦萦的湖边,年少时下水嬉戏的一幕幕如同永不停歇的鄱湖浪花奔涌而来。   

  我的家乡在鄱阳湖畔,一条大坝在汊口处将一望无际的鄱阳湖与村前的小湖分隔开来。在没有电视没有网络的那个年代,这村前的一池湖水承载了我年少时太多的欢乐。   

  夏天,未到傍晚,当太阳还毒辣辣的高高悬在西边的天空,湖水尚未退却它储存的热量。孩子们已迫不及待了,头顶烈日顾不上还有点发烫的湖水,一头扎进其中,三五成群嬉笑打闹着,肆意地玩耍。年龄小点不会游泳的孩子,在靠近岸边的浅水区进行狗爬式折腾,搅得周围湖水浑浊一片,衣服上全是黄泥印染,即便如此孩子们依然乐此不疲。因多人天天践踏,岸边的湖床浮泥不多,剩下较坚硬、光滑的土块。  怎样治疗白癜风的方法  

  水性稍微好点的孩子依仗有点技术胆量就大些,离岸边也就稍远点。玩耍的项目就多起来了:相互浇水,越浇越勇直到彼此睁不开眼睛;以毛巾为工具拍打对方的水面,看谁击起的水花高;出其不意把小伙伴的头往水里按;偷偷在水下扒拉一下对方短裤;比拼谁在水下憋气的时间长;比赛今天谁游得更远……至于艺高人胆大的青少年,则在离湖岸更远的地方来回游弋。   

  傍晚夕阳西下,在田间地头劳累了一天的男人们浑身是汗,在家拿了条毛巾也走进湖水中,洗去燥热、洗去疲倦尽情享受湖水之乐。有大人们在场保驾护航,孩子们则更加有恃无恐、肆无忌惮,游得更远、玩得更欢。湖里黑压压人头一片,热闹非凡。   

  大伯家有三个堂哥和一位与我同年同月同日出生的堂姐阿珍(比我早出生几个小时),他们是我童年时的玩伴。每到暑假,我则屁颠屁颠跟在他们后面去湖里游泳。有三个哥哥在场当教练兼职保护伞,既能大胆学游泳又不怕被其他调皮捣蛋男孩欺负,真是一举两得之妙。   

  碰上鄱阳湖涨大水,汊口处的那个大坝被淹,内湖的房子、田地也被淹没不少。没有枯水期固定的那个游泳场所,去湖里游泳的人减少了许多。虽然只会狗爬式,但我还是禁不住诱惑,独自下湖游泳了。那里是一块被水淹没的稻田,快要成熟的早稻杆依然在水中硬硬的挺着,有点刺脚,也完全不好用力。我试探着往旁边田埂上走,突然,一个失足,踩到水中的沟里去了。我胡乱挣扎着,惊慌失措地拍打着水面,一边呛水一边喊叫。幸运的是,一个大人经过发现险情,来不及脱下衣服就走入水中,将我抱了起来。回到家里,害怕被责骂,对傍晚发生的事丝毫不敢吱声。   

  以后游泳,再也不敢独自在陌如何判断是不是患了白癜风疾病生的水域行动了。   

  有一年夏天,我在阿珍家玩,伯母与我打招呼,我没听见,她再次问我问题,我依然无动于衷。原来我耳朵听不见了。大人们怀疑我是在水中浸泡时间太久导致的结果。是呀,每天都在水里泡上大概两三个小时,直到天色渐暗,远处传来各家大人的吆喝呼喊声,大家才恋恋不舍的上岸。手脚时常在水里浸泡得泛白有皱褶,耳朵也难免受影响。   

  发现我听不见了,家人很是焦急,批评教育到此时也无济于事。老爸带领我去街上搭车去县城治疗,在人民医院开了一些药,我听从了医嘱,不再下水了。说实话我也不敢,要是真的聋了那可咋办?听不见声音,是要被小伙伴们嘲笑的!规规矩矩的过了一些天,听力就恢复了正常。第二年夏天,看着湖里的大人小孩在自由嬉戏,我早就心痒痒的,那一池湖水在召唤着我,情不自禁、按捺不住又重新投入湖水的怀抱。“如鱼得水”这个词是我那时心情的恰当写照、精确描述。游泳实在是太美妙了!其乐无穷啊!只是因有教训在先,玩的时间不再那么长了,一般不超过两个小时。   

  一年一年过去,我和伙伴们共同成长,游泳的技术也在逐渐提高。从最初的狗爬式到蛙泳、自由泳、仰泳;从开始只能游几米到几百米;潜水游、憋气的时间也在延长,我一点点在进步。堂哥们初中毕业就外出打工去了,没有他们陪着,我和阿珍每个夏天还是会继续相伴,将这项喜欢的活动进行到底。   

  有次不知是谁提议,要学大人的样,游到湖的对岸去。到对岸的距离最起码有500米以上,这可是项体力加技术活,一般人可不敢贸然前行。几个伙伴信心满满,觉得有这个技术,也想挑战下自己。但是针对白癜风患者的症状分析心里还是有那么丝害怕与顾忌,就去央求一位水性好的大叔陪伴着游过湖。因为他侄女也在其中,所以那位大叔答应做我们的守护神。几人浩浩荡荡出发了,各种泳姿都用上了,游得实在累到了,最后是用信念支撑着自己:希望就在前方,目的地就快到了,再坚持一下、再努力一下就好!终于几个同伴陆陆续续到达对岸,大家都精疲力尽累得瘫倒在岸边。休息片刻后,再也没有体力游回去,几个沿着湖边步行各自散去。   

  初中读书,我和阿珍在离中学三四百米远的中心小学食宿。没有大集体的脏乱差环境,也没有在校寄宿生的各种校规校纪约束,人也变得活泼自由起来。   

  一条几里长的大坝挡在了浩渺的鄱阳湖与内湖之间,内湖周围有不少村庄,中小就在内湖旁边。夏天到了,天气燥热。俩人都一技傍身,面对诱人的湖水内心不免蠢蠢欲动,想下湖痛快淋漓地游个够。但是又害怕被老师知道后难免要遭受一顿批评教育。一番激烈的思想交锋后,想去游泳的念头还是占据了上风。抱着侥幸的心理:“我们不在学校住,老师应该不会注意到我们去哪里了,只要赶在上晚自习前到班上,游泳的事就能在神不知鬼不觉中进行。”打好如意算盘后就出发了。   

  在一位同在中小住的闺蜜陪同下,三人一起到了湖边,沿着湖汊走,挑选了一合适的下水位置就停了下来,目测对岸,大概三四百米的距离,完全在能力范围内。不会游泳的闺蜜在岸边守着,我和阿珍则脱下外衣跳入湖中。好清澈又清凉的湖水!一会儿就游到了对岸。   

  正坐在湖边的草地里歇息,不好!远远望去学校值日老师来了,身边还跟随了几个学生。我和阿珍立刻跳入湖里,躲在高高的水草后面,避免被大家看清楚我们是谁;再者,脱了外衣,如果被老师同学们看见半裸露的身体,已知羞涩的我们觉得有点难为情。哪知道老师早就发现掩耳盗铃的我俩了,在对岸扯开嗓子喊着我的名字,我听那熟悉的嗓音再定睛一看,呀!原来是教我班数学的江老师。   

  “唉,咋这么倒霉,一下水游泳就被发现,老师怎么知道啊?”阿珍在和我抱怨着。   

  对岸的老师、学生在不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