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爱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中文注册
搜索
热搜: 产品 家纺
查看: 107|回复: 0

谁能解花语

[复制链接]

102

主题

102

帖子

35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55
发表于 2017-3-17 17:27:2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莺语,花舞,春昼年,雨霏微。金带枕,宮锦,凤凰帷。柳弱燕交飞,依依。辽阳音信稀梦中归。   

  ——温庭筠   

  一   

  长安城,钟灵毓秀之地,人杰地灵。这里不仅养出了风神俊逸,妙笔生花的才子,也孕育了花容月貌,柔情似水的美人。有人更是集美貌与才华与一身,这个女子便是鱼幼微。   

  鱼幼微自小冰雪聪明,尤其在识字作文方面,表现出了异于常人的天赋。她仿若一株亭亭净植的青莲,那如丝丝清香般的才华随着脉脉清风溢开,飘出粉楼朱阁,飘过高楼涟苑,更飘到了著名才子温庭筠的耳中。   

  那是暮春时节,满树的花吐蕊飘香,令人陶醉。   

  我作为温庭筠的小厮跟随温庭筠来到了平康里一所破旧的小园中,见到了传说中“出口成章,三步成诗”的才女鱼幼微。   

  作为20世纪的人,我曾经在一本书中偶然读到过温庭筠与鱼幼微的故事,亦知道他们故事的结局。一路上,我一直在幻想倘若鱼幼微天生便未有出口成章的能力,她的结局会改变吗?可是幻想终究不是现实,命运的轨道也许在人出生的那一刻已经注定,人们只能沿着注定的轨道前行,即使前路万劫不复,也无法躲避。   

  在这个暮春时节,鱼幼微与温庭筠相遇,这一相遇,便是一劫,一场难以逃脱的的劫。而我即使知道结局也只能看着他们在人生轨迹上前行。   

  二   

  鱼幼微用一只小手托着腮,不时瞟过来一眼,看一眼温庭筠,又立刻收回目光,假装思考。我微微一笑,眼前的温庭筠随相貌极不漂亮,但一身干净的白衣,连一丝褶皱都未曾有,乍一看,皎然如出尘的仙鹤,足以将不满十三岁的鱼幼微倒。   

  只见鱼幼微拿起毛笔在雪白的宣纸上写着,不一会功夫,几行漂亮的小字出现在纸上。随后她拿起纸呈给温庭筠,目光定格在温庭筠身上,眼神中充满着崇拜。   

  温庭筠那着纸上秀丽的小字微微一笑,只见纸上写着:翠色连荒岸,烟资入远楼。   

  影铺春水面,花落钓人头。   

  根老藏鱼窟,枝低系客舟。   

  萧萧风雨夜,惊梦复添愁。   

  “好诗,真是一首好诗。”温庭筠对诗大为赞叹。   

  鱼幼微听见大诗人对自己诗的评价,嘴角轻轻上扬,向温庭筠略施一礼,说到:“大人,您过奖了。”   

  才子与才女总会有聊不完的话题。从那以后,温庭筠闲暇时经常到平康里的小院中做客,而鱼幼微也是满心欢喜的接待着温庭筠。他们在一起对对子、作诗。   

  这种陪伴不知不觉,无声无息,美好的如梦如幻。   

  鱼幼微会时常看着作诗的温庭筠,而此刻鱼幼微的眼中已不只是崇拜。   

  鱼幼微也许认为,流年会永远静好。   

  可一切终是她以为而已。   

  三   

  在温庭筠心中,功名利禄终比温柔乡重要,况且鱼幼微也从不是他的温柔乡。   

  我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向鱼幼微家,想着自己即将要打碎少女的梦,心中莫名升起一种负罪感。   

  当我感到鱼幼微家时,小院中充满了淡淡的茶香,我知道此时鱼幼微正向昔日一样为温庭筠煮茶。   

  鱼幼微抬头只看到我时,目光有些惊讶,我对她说温庭筠要到襄阳。   

  “嘭”一声,天青色薄胎瓷盏碎裂,颜色暗淡的茶水泼洒一地。   

  鱼幼微强装镇定,嘴角勉强挤出一丝笑容问道:“大人,何时回来?”   

  我摇了摇头,道一声:“不知。”   

  鱼幼微点了点头,吩咐我要好生照顾温庭筠,便要我赶快回去为温庭筠收拾行囊。   

  转头间,我看到鱼幼白癜风皮肤疾病治疗可以好的是什么微眼中的泪。我心中暗升一丝悲伤:“鱼幼微,这只是你的开始。”   

  四   

  春去秋来,叶落时节。在襄阳的日子只能用“平淡”二字形容。   

  我端着茶水进入书房,只见少爷手中拿着一张信笺,信笺上的小字我熟悉,是在那个暮春时节我认识的。   

  阶砌乱蛩鸣,庭柯烟雾清。   

  月中邻月响,楼上远日明。   

  枕簟凉风著,谣琴寄恨生。   

  稽君懒书礼,底物慰秋情?   

  尽管我不识繁体字,但我仍懂得信笺上是鱼幼微的思念。剪不断,似春水东流。   

  温庭筠看完信笺,摇了摇头,将信笺放于桌上,背着手走出了书房。   

  我看着温庭筠离去的背影,看着书桌上的信笺,悲凉涌上心头。心中默默的到了一声:“鱼幼微,放弃吧。”   

  秋去冬来,梧桐叶落,冬夜萧索。   

  少女的初恋怎容易放弃,鱼幼微迟迟不见雁传回音。一张信笺又从长安寄来。   

  苦思搜诗灯下吟,不眠长夜怕寒衾。   

  满庭木叶愁风起,透幌纱窗惜月沈。   

  疏散未闻终随愿,盛衰空见本来王伟 首诊医师 专家组组员心。   

  幽栖莫定梧桐树,暮雀啾啾空绕林。   

  我想,鱼幼微的幽怨如泣如诉。心明如镜的温庭筠怎能不知。   

  可终究温庭筠迈不出那神圣的一步。   

  五   

  时光流转,唐懿宗咸通元年。新皇称帝,一片祥和。   

  初春之际,鱼幼微终于盼回了温庭筠。   

  此时的鱼幼微已过及笄之年,愈发亭亭玉立,明艳照人。而此时的温庭筠已经过了而立之年。   

  我再次跟随少爷来到平安康的小院中,一切时原来的模样,只是小院中多了三颗柳树。   

  鱼幼微一脸惊喜的将温庭筠迎进屋。满脸尽是思妇久盼远夫归来的神情。   

  温庭筠环视这所熟悉的小院,忽然瞥见院中墙角边的三颗柳树,移步到了柳树前。   

  温庭筠张口问道:“这是何时所种的柳树。”   

  鱼幼微朱唇微起,答道:“大人刚走那一年,大人可想知道这三颗柳树的名字?”   

  温庭筠面露出好奇之色。   

  鱼幼如何有效地治疗白癜风不微缓缓抬抬头看了看眼前的温庭筠,脸上泛出一片红光。我想在世人眼中温庭筠其丑无比,但在鱼幼微眼中却是胜过千山万水,是最美的风景。   

  鱼幼微轻轻在温庭筠耳边说了一句话。   

  只见温庭筠忽然一愣,我急忙扶住他。   

  我懂得,我明白。   

  尽管我未曾听到,却也知道那三颗柳树的名字。一颗叫温,一颗叫庭,最后一颗叫筠。   

  少女的心事完全被暴露,可惜温庭筠终迈步出那一步。   

  花开花落,温庭筠自从那一次以后就再也未去过小院,我偶尔采买物品经过平康,我听见小院内凄凉的琴音回荡。   

  “嘭”一声,琴弦断了,那情是否断了呢?   

  六   

  直到我听到李亿的到访,我知道鱼幼微生命中的另一个人出现了。   

  那一日我正在打扫庭院,温庭筠叫住我问道:“李亿与鱼幼微可曾般配。”   

  我一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