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爱天下

 找回密码
 立即中文注册
搜索
热搜: 产品 家纺
查看: 90|回复: 0

何处繁华笙歌落

[复制链接]

102

主题

102

帖子

35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355
发表于 2017-3-17 17:3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01   

  银月高悬,沉眠于黑夜中的百乐门寂静无声,平日里开门做生意的热闹已经褪去,露出原本严肃冷清的姿态。   

  穿过声色犬马的大厅,绕过百味良杂的厨房,将那半掩着的门轻轻推开,你会看见一个极为标志的美人。她捋了捋前额的发,将它并到耳后,穿着艳红的旗袍,上面的是真丝掺了银线绣出的牡丹模样,领口、袖口与裙摆处锁着精致的白边,整个人倚在后门的墙边,借着小巷里若明若暗的灯光,像极了一朵绽放在午夜的玫瑰。   

  “霓裳”这一声带着迫切和欣喜   

  她转头,瞧见那半身子隐在夜色里的人,嘴角含笑,微恼地娇嗔,“现在才来”。往他的方向走了几步。仔细确认周围无人,她语气低沉下来,“同志们还好吗”   

  “最近风声紧,很多潜伏多年的老革命遭到逮捕,最近我们不要见面了。这个给你,一定不能落在其他人手上”他将手里的东西递给她,是只碧绿的胸针,镶了颗血红的玛瑙。那人还有什么话想说,却脆生生被打断。   

  “哟,这不是百乐门的头牌吗?”   

  霓裳看向声音的来源,说话的人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小麦色的皮肤,灯光下显得那么不真切。她支会夜色里的那人先走,又将胸针别在身前,娉婷地走到顾南年跟前,“我说呢?这半夜的,乱七八糟的都是一帮什么东西?原来是顾大公子”   

  听出她的绵里藏针,他亦不恼,“我还以为夜半私会的是那崔莺莺和张生,正巧叫我撞上。”   

  霓裳平日里也是个嘴里抹蜜,埋汰人不见脏水的主儿,应对这看似稀松平常的几句,却让她喉间干燥说不出反驳的话来,“你……”   

  这时前面有几束电光投过,见有人来,霓裳顺势跌入顾南年的怀里,在他耳边细语:“如果说我们是大半夜偶遇,你说有人信吗”然后变成笑脸盈盈的高声撒娇,“顾公子,你可得多来百乐门捧场。人家可是等了你一晚上呢,你现在才来”   

  “前面的是什么人,我们接到线报有人共党接头,赶快分开站好。”拿着电筒扫射的巡捕边走近边说。   

  霓裳轻轻挣开顾南年,袅袅婷婷地走到带头的巡捕身边,慢悠悠地给他点烟:“您别生气,这里哪里有什么接头,不过是我和顾先生叙旧罢了。”   

  带头的巡捕看着霓裳,又望了一眼远处的顾南年,笑容也变得意味深长“原来是霓裳小姐和顾先生,多有得罪。巡捕嘛,不就是不放过一丝一毫可疑细节吗?”霓裳打开随身的丝绒绸缎小包,拿出几块大洋,“说你们巡捕吧,也真是辛苦。这大晚上也不知是谁胡诌的线报。这里有点小钱当我请巡捕大哥们喝点小酒,吃个宵夜。看见我和顾先生这事,可别往外说。”   

  巡捕们得了钱,欢天喜地的离开。顾南年不发一语,看着这女人自导自演一出戏“防”“治”同步进行,白癜风患者你做到了吗,待人群散去从后面抱住她,“霓裳小姐只在台前唱歌都是浪费,怎么不去做戏子,我们是不是还没有叙完旧。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他的手开始不规矩起来。   

  “顾少爷要是喜欢这样的,大可明天一早到我们百乐门来。现在晚了”说完,她甩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离开。   

  巷子此时更幽深了,偌大的街道,看不到一点儿动静。夜里起了雾,薄薄的雾把死一样寂静的街笼罩着,压着。只听见那女人清脆的脚步声越来越远。顾南年收回那玩世不恭的笑,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站在原地,将刚刚和顾父因为结婚的事情不欢而散才夺门而出的事抛在脑后。   

  “有意思”他眼底波光流转,轻声说。   

  02   

  霓裳下了黄包车,报童高声嚷着日本方面出动零号特工大大打击上海地下情报站,她俯身给了报童几文钱,拿了份最新的报纸,徐徐走进百乐门。这天的她穿着泰兴路上鸿翔最新款的旗袍,低领、在胸前的中国结似的盘扣,开衩到大腿,长度适中的剪裁,含蓄中平添了几分奔放,在稳重里又增加了几许妖冶。她知道所有男人都在看她,但她目不斜视,早已司空见惯。   

  她按往常一般比开场的时间早到了半个小时,坐在了离舞台最远的角落,点上一杯柠檬水。跟她关系颇好的莉莉走到她身边坐下,“姐,听说你昨天晚上和顾少在一起。”霓裳把玩着手里喝剩一半的杯,嘴角含笑,算是默认。   

  果然不出她所料,这种事情越嘱咐不说,传得越快。不枉费她花了好几块大洋。这样即使她出现在举报的地点也不足为奇,不过是风月里的一桩。   

  这时莉莉又凑得更近了些说“那可是一个肥的流油的主儿。我说为什么你总对百乐门那些狂蜂浪蝶冷若冰霜。原来早就有相好的。你都沾上高枝,别忘了我这做姐妹的”   

  “妹妹,你说什么呢。我和那顾公子不过是露水的缘”说完,霓裳佯装喝水,不由得犯了嘀咕,莉莉这么一说,倒真是提醒了她,昨天才见的顾南年也真真不是什么善茬,他能就这样不了了之吗。   

  还没来得及想清楚,旁边的侍者就走过来,“顾少爷在那边等你”   

  莉莉对霓裳露出一丝不屑,埋怨或是嫉妒,目送霓裳走到顾南年身边。   

  看见霓裳,顾南年单手插着裤袋,一手扯开领节,用胳膊肘抵着墙角,凑近看,很好地组成了一个挟持控制霓裳的三角区域,往远着,却像默无声息的暧昧姿态。   

  霓裳不甘示弱,那双眼梢微微上翘的桃花眼直勾勾盯着顾南年,眼神似醉非醉,略带几分迷离,“顾少,才一夜就又想我啦”   

  顾南年丝毫没有放开她的意思,“经过昨天那晚,这一早上的,上海滩上谁不知道我夜会你。戏是你开场的,那你就得陪我演到底”   

  从那天起,顾南年也就隔三差五的去百乐门,明眼人都知道他是在给曲霓裳捧场,一时甚嚣尘上。曲霓裳更没理由拒绝,本来做个舞女不食人间烟火就容易引人怀疑,何况这顾家的身份无疑是最好的掩护。所以她乐意在人前作秀,总和顾南年卿卿我我。   

  但终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比如说现在坐在顾府正厅,哽咽着向顾父抱怨的沈曼。   

  大户人家的公子没婚嫁前寻花问柳也是常事,沈家本也就抱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心态充耳不闻。只是越关于白癜风的介绍有哪些没有人追究,顾南年仿佛越来越无法无天,每天的八卦头条无一不是今天顾少爷又和百乐门的头牌去了哪儿。这让作为他未婚妻的沈曼的脸往哪里放。   

  “顾叔叔,你也是知道的。我和阿南从小就指定婚约。他平日里也总爱玩闹,可唯独这次,着实让我、让沈家难堪。”   

  顾父平日里也知道顾南年也去永安百货这些买一些西洋玩意讨好那些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中文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